請選擇
搜尋
董事、高層管理人員及主要人員之薪酬
本行《薪酬政策》乃根據業務需要及行內慣例而制定,以維持公平及具競爭力之薪酬福利。

 

各董事之薪酬

 

本行會考慮各董事之職責及彼等所承擔之責任、以及規模和性質與本行相若之機構向其董事支付之袍金等因素,以釐定非執行董事之袍金。


在決定執行董事薪酬福利時,本行會考慮以下因素:


業務需要
整體經濟情況
有關市場之變化,例如供求之變動及競爭情況之轉變
經考績程序確認個人對本行業績之貢獻
挽留人才及個人潛能等因素

 

任何董事均不會參與決定其個人之薪酬。


本行現時之董事袍金,以及非執行董事委員會(即審核委員會、風險委員會、薪酬委員會及提名委員會)主席及成員之年度袍金,載列如下:


 

       
 

(港幣)

  (港幣)
董事會 註1   薪酬委員會/提名委員會
 
董事長 650,000
主席 90,000
非執行董事 500,000
各成員 60,000
審核委員會/風險委員會
     
主席 290,000
   
各成員 180,000
   

註1 根據滙豐集團之《薪酬政策》,若董事同時為本行或其附屬公司之全職員工,將不會另外獲發董事袍金。

 

高層管理人員及主要人員之薪酬

 

根據金管局監管手冊CG-5《穩健的薪酬制度指引》,註冊認可機構需就其薪酬制度作出適當披露。本行已遵循該指引第3部分有關薪酬披露之要求。

 

於年內,本行分別有17名及4名員工被列為高層管理人員註2及主要人員註3。因此, 關於本行高層管理人員及主要人員於年內之薪酬總額註4資料(以固定薪金及浮動薪酬劃分),現載列如下:

 
  2018註5
(21名員工)
2017註5
(20名員工)
金額(港幣'000) 非延付薪酬 延付薪酬

非延付薪酬

延付薪酬
固定薪金
現金 58,080
- 68,947
-
股份 - - - -
浮動薪酬
現金 21,496
10,447
16,905
7,422
股份 10,342
13,884
7,973
9,993

註2

「高層管理人員」指 ( 1 ) 本行執行董事;(2) 本行候補行政總裁;(3) 本行執行委員會成員;及(4)本行主要附屬公司或其總資產佔本行總資產超過百分之五之離岸附屬公司的主管。

 

註3

主要人員指根據英國審慎監管局頒佈的《薪酬守則》界定為「已識別員工及承擔重大風險人士」的員工。

 

註4

薪酬乃指於年內,參考有關員工出任高層管理人員及主要人員之任期內應向其發放之所有薪酬。浮動薪酬之形式及延付比例乃按僱員的年資,職務及責任以及其浮動報酬總額水平而釐定。由於涉及的高層管理人員及主要人員人數相對較少,為避免披露個別人員之薪酬,資料以有關人員之薪酬總額顯示。

 

註5 於2018及2017年,並無任何延付浮動薪酬須就表現情況而作出調整及扣減,本行並無向任何高層管理人員或主要人員發放或支付保證花紅或新聘約酬金。於2018年,本行並無向任何高層管理人員或主要人員發放或支付終止服務的費用。於2017年,本行曾發放一筆總值港幣11,433,000 元(最高付款: 港幣8,368,000元) 予兩位已離職的高層管理人員, 亦為本行董事 。

 

延付浮動薪酬的總額,會按(1)於年內已歸屬及支付;及(2)截至年底尚待運用及未歸屬,而劃分之延付浮動薪酬總額,現載列如下:

 

  2018 2017
金額
(港幣'000)
就2018年之表現 
所發放之總額
就往年之表現
所發放之總額
就2017年之表現 
所發放之總額
就往年之表現
所發放之總額
於年內已歸屬及支付註7
現金 - 9,148
- 7,577
股份 - 25,173
- 24,465
截至年底尚未歸屬註6及8
現金 10,447
17,452
7,422
18,409
股份註9 13,884
37,929
9,993
52,648

註6

尚待運用,未歸屬,延付薪酬須於授出後仍受制於明確調整。

 

註7

承擔重大風險人士之歸屬及支付浮動的薪酬,須於授出後仍受制於全部或部分之扣回或調整。

 

註8

於2018及2017年,延付薪酬及被保留薪酬(包括已歸屬及支付或尚未歸屬)並無因於授出後作出明確調整而減少。

 

註9

尚待運用,未歸屬,延付股份須於授出後仍受制於隱含調整。於2018及2017年,隱含調整總額分別為港幣

-5,986,000元及港幣+7,704,000元。此等股份的總值乃按照各財政年度12月31日的滙豐控股有限公司(倫敦)股份收市價計算。與2017年12月31日相比,滙豐於2018年12月31日的股價下調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