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高層管理人員及主要人員之薪酬
本行《薪酬政策》旨在就長期可持續表現給予具競爭力的獎勵,並吸引及激勵最佳的人才,不論性別、種族、年齡、傷健,或任何與表現或在本行服務經驗無關的其他因素。本行亦會嘉許與集團價值觀及長遠利益一致的正確行為。

 

各董事之薪酬

 

本行會考慮各董事之職責及彼等所承擔之責任、以及規模和性質與本行相若之機構向其董事支付之袍金等因素,以釐定非執行董事之袍金。


在決定執行董事薪酬福利時,本行會考慮以下因素:


業務需要
整體經濟情況
有關市場之變化,例如供求之變動及競爭情況之轉變
經考績程序確認個人對本行業績之貢獻
挽留人才及個人潛能等因素

 

任何董事均不會參與決定其個人之薪酬。


本行現時之董事袍金,以及非執行董事委員會(即審核委員會、風險委員會、薪酬委員會及提名委員會)主席及成員之年度袍金,載列如下:


 

       
 

(港幣)

  (港幣)
董事會 註1   薪酬委員會/提名委員會
 
董事長 650,000
主席 90,000
非執行董事 500,000
各成員 60,000
審核委員會/風險委員會
     
主席 290,000
   
各成員 180,000
   

註1 根據滙豐集團之《薪酬政策》,若董事同時為本行或其附屬公司之全職員工,將不會另外獲發董事袍金。

 

高層管理人員及主要人員之薪酬

 

根據金管局監管手冊CG-5《穩健的薪酬制度指引》,註冊認可機構需就其薪酬制度作出適當披露。本行已遵循該指引第3部分有關薪酬披露之要求。

 

於年內,本行分別有17名高層管理人員註2及5名主要人員註3。關於本行高層管理人員及主要人員於年內之薪酬總額註4資料(以固定薪酬及浮動薪酬劃分),現載列如下:

 

 

薪酬款額及量化資料

2019

2018

 

固定薪酬

 

 

1

員工數目

22

21

2

固定薪酬總額(港幣’000)

63,245

58,080

3

  其中:現金形式

63,245

58,080

 

浮動薪酬

 

 

4

員工數目註5

22

21

5

浮動薪酬總額(港幣’000)註6

54,221

56,169

6

其中:現金形式

31,055

31,943

7

  其中:遞延

10,256

10,447

8

       其中:股票或其他股票掛鈎工具

23,166

24,226

9

  其中:遞延

13,404

13,884

10

薪酬總額(港幣’000)

117,466

114,249

註2

「高層管理人員」指 ( 1 ) 本行執行董事;(2) 本行候補行政總裁;(3) 本行執行委員會成員;及(4)本行主要附屬公司或其總資產佔本行總資產超過百分之五之離岸附屬公司的主管。

 

註3

主要人員指根據英國審慎監管局頒佈的薪酬規則界定為「已識別員工及承擔重大風險人士」的個別人士(統稱「承擔重大風險人士」)。  

 

註4

薪酬乃指於年內,參考有關員工出任高層管理人員及主要人員之任期內應向其發放之所有薪酬。浮動薪酬之形式及遞延比例乃按僱員的年資、職務及責任以及其浮動報酬總額水平而釐定。由於涉及的高層管理人員及主要人員人數相對較少,為避免披露個別人員之薪酬,資料以有關人員之薪酬總額顯示。

 

註5

上文披露的僱員人數包括可能並無獲取浮動酬勞的離職者。

 

註6 於2019及2018年,並無任何遞延浮動薪酬須就表現情況而作出調整及扣減。

關於本行高層管理人員及主要人員之特別款項的總額,現載列如下:

 

 

 特別款項

2019

2018

員工數目

總額
(港幣’000)

員工數目

總額
(港幣’000)

1

 保證花紅

-

-

-

-

2

 遣散費

-

-

-

-

 

關於本行高層管理人員及主要人員之遞延及保留薪酬的總額,現載列如下:

 

 

 

2019

2018

 

遞延及保留薪酬(港幣’000)

現金

股票

現金

股票

1

未支付的遞延薪酬總額 註7 & 9

19,423

34,359

17,452

37,929

2

其中:可能受在宣佈給予後出現的外在及/或內在調整影響的未支付遞延及保留薪酬總額

19,423

34,359

17,452

37,929

3

在有關財政年度內因在宣佈給予後出現的內在調整而被修訂的薪酬總額 註10

-

(2,397)

-

(5,986)

4

在有關財政年度內發放的遞延薪酬總額註8 & 9

6,376

20,070

9,148

25,173

 

註7

未支付及未歸屬的遞延薪酬須於授出後仍受制於明確調整。

 

註8

承擔重大風險人士之已支付及歸屬的浮動薪酬,須於授出後仍受制於全部或部分之扣回。

 

註9

於2019及2018年,遞延薪酬及保留薪酬(包括已歸屬及支付或尚未歸屬)並無因於授出後作出明確調整而減少。

 

註10 

未支付及未歸屬的遞延股份須於授出後仍受制於隱含調整。此等股份的總值乃按照各財政年度12月31日的滙豐控股有限公司(倫敦)股份收市價計算。與2018年12月31日相比,滙豐於2019年12月31日的股價下調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