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搜寻
董事、高层管理人员及主要人员之薪酬
本行《薪酬政策》乃根据业务需要及行内惯例而制定,以维持公平及具竞争力之薪酬福利。

 

各董事之薪酬

 

本行会考虑各董事之职责及彼等所承担之责任、以及规模和性质与本行相若之机构向其董事支付之袍金等因素,以厘定非执行董事之袍金。

 

在决定执行董事薪酬福利时,本行会考虑以下因素:


业务需要
整体经济情况
有关市场之变化,例如供求之变动及竞争情况之转变
经考绩程序确认个人对本行业绩之贡献
挽留人才及个人潜能等因素

 

任何董事均不会参与决定其个人之薪酬。

 

本行现时之董事袍金,以及非执行董事委员会(即审核委员会、风险委员会、薪酬委员会及提名委员会)主席及成员之年度袍金,载列如下:


 

 

Non-deferred

  Deferred
  (港币)   (港币)
董事会 注1   薪酬委员会/提名委员会
 
董事长 650,000
主席 90,000
非执行董事 500,000
各成员 60,000
审核委员会/风险委员
     
主席 290,000    
各成员 180,000
   

注1
根据汇丰集团之《薪酬政策》,若董事同时为本行或其附属公司之全职员工,将不会另外获发董事袍金。

 

高层管理人员及主要人员之薪酬

 

根据金管局监管手册 CG-5 《稳健的薪酬制度指引》,注册认可机构需就其薪酬制度作出适当披露。本行已遵循该指引第 3 部分有关薪酬披露之要求。

 

于年内,本行分别有17名及4名员工被列为高层管理人员 2及主要人员 3。因此,关于本行高层管理人员及主要人员于年内之薪酬总额 4资料(以固定薪金及浮动薪酬划分),现载列如下:

 
  2018注5
(21名员工)
2017注5
(20名员工)
金额(港币'000) 非延付薪酬 延付薪酬

非延付薪酬

延付薪酬
固定薪金
现金 58,080
- 68,947
-
股份 - - - -
浮动薪酬
现金 21,496
10,447
16,905
7,422
股份 10,342
13,884
7,973
9,993

注2

「高层管理人员」指 (1) 本行执行董事;(2) 本行候补行政总裁;(3) 本行执行委员会成员;及(4)本行主要附属公司或其总资产占本行总资产超过百分之五之离岸附属公司的主管。

 

注3

主要人员指根据英国审慎监管局颁布的《薪酬守则》界定为「已识别员工及承担重大风险人士」的员工。

 

注4

薪酬乃指于年内,参考有关员工出任高层管理人员及主要人员之任期内应向其发放之所有薪酬。浮动薪酬之形式及延付比例乃按雇员的年资,职务及责任以及其浮动报酬总额水平而厘定。由于涉及的高层管理人员及主要人员人数相对较少,为避免披露个别人员之薪酬,资料以有关人员之薪酬总额显示。

 

注5
于2018及2017年,并无任何延付浮动薪酬须就表现情况而作出调整及扣减,本行并无向任何高层管理人员或主要人员发放或支付保证花红或新聘约酬金。于2018年,本行并无向任何高层管理人员或主要人员发放或支付终止服务的费用。于2017年,本行曾发放一笔总值港币 11,433,000 元(最高付款: 港币 8,368,000 元)予两位已离职的高层管理人员,亦为本行董事。

 

延付浮动薪酬的总额,会按(1)于年内已归属及支付;及(2)截至年底尚待运用及未归属,而划分之延付浮动薪酬总额,现载列如下:

 

  2018 2017
金额
(港币'000)
就2018年之表现 
所发放之总额
就往年之表现
所发放之总额
就2017年之表现 
所发放之总额
就往年之表现
所发放之总额
于年内已归属及支付注7
现金 - 9,148 - 7,577
股份 - 25,173
- 24,465
截至年底尚未归属注6及8
现金 10,447
17,452
7,422
18,409
股份注9 13,884
37,929 9,993
52,648

注6

尚待运用,未归属,延付薪酬须于授出后仍受制于明确调整。

 

注7

承担重大风险人士之归属及支付浮动的薪酬,须于授出后仍受制于全部或部分之扣回或调整。

 

注8

于2018及2017年,延付薪酬及被保留薪酬(包括已归属及支付或尚未归属)并无因于授出后作出明确调整而 减少。

 

注9
尚待运用,未归属,延付股份须于授出后仍受制于隐含调整。于2018及2017年,隐含调整总额分别为港币-5,986,000元及港币+7,704,000元。此等股份的总值乃按照各财政年度12月31日的汇丰控股有限公司(伦敦) 股份收市价计算。与2017年12月31日相比,汇丰于2018年12月31日的股价下调15.6%。